擅长冷嘲热讽。



浪漫主义者,是个长情的人,但不恋旧。

【国教】红丝绒

  *本篇为红钟塔后续,↓红钟塔传送门

  http://alcuinsnufkin.lofter.com/post/1e48ec2b_1004ad47


 “恶魔不只吃甜言蜜语的。”

  海涅被轻柔地放在床上,胸口插着一把匕首。

  “还没醒过来吗?”维克多摘下手套探上海涅的脖颈,恶魔的皮肤冰凉,仍然没有脉搏的迹象。

  床上的人双眼紧闭、唇色苍白,看上去很痛苦。维克多取下海涅的眼镜,手从脖颈向下移,将对方上衣的扣子一个个解开,让伤口暴露在空气中。

  匕首是银制的,对恶魔有奇效,也难怪海涅至今没有清醒。维克多右手握住匕首将它拔了出来,左手立刻压住伤口。出人意料的,伤口并没有溢出多少血液,血量仅仅染红了胸口的一小块皮肤。

  左手传来的触感仿佛丝绒,冰凉且顺滑。维克多低下头仔细观察海涅的伤口,创口不大,但很深。他用指腹按压伤口,发现伤口已经结了一层血痂,带着薄茧的手指在海涅的皮肤上摩挲,动作有些用力而留下一片浅红的印记。

  这感觉很微妙,维克多觉得海涅象牙色的肌肤像是块磁铁,把他的手牢牢吸引住了。他试着扩大了触碰的范围,纤弱的胸膛、淡色的乳头、匀称的肋骨,颜色干净得让人想留下过分对待的痕迹;从背后摸索又是一番新风景,维克多顺着海涅的腰椎往上摸,一节一节地捏着海涅的脊椎骨。手感不错,维克多心想。

  蝴蝶骨的位置长着细小的绒毛。维克多摸到条极细的缝,将指尖伸进去的时他才明白戳到的是恶魔的翅膀。

  嫌站姿太麻烦,维克多也爬上床,双膝落在海涅的两侧,整个人跪在床上。海涅的头上出了些冷汗,维克多撩开被沾湿的碎发,嘴唇凑近海涅的耳朵。

  他没有叫医生,人类的医药是治不好恶魔的。

  “海涅,我喜欢你。”

  以甜言蜜语的恶魔瞬间睁开了眼睛,眸子中流动的颜色比平时更为艳丽,仿佛调入了暗红的酒。

  “真亏你能想到这个唤醒我的办法。”海涅眯了眯眼,一副疲惫的样子,“不过还不够,我受了重伤,需要更直接的补给。”

  “要怎么做呢?”

  维克多一只手揽上海涅的腰,皮肤的温度冰凉依旧。虽然意识恢复了,但却没有力量维持体温。素来不怎么与人接触的恶魔没有力气抗拒维克多,只好任由他的动作。

  “唔……现在稍微好点了。”

 

  躺在床上的海涅看上去比平日里脆弱得多,那份无助感却意外地撩拨人的神经,让人无法移开视线。像酒……不,真要比喻的话,面前的家伙要更像蛋糕一点。精致而美丽,带着绵润的口感,咬下一口时甜腻诱人的红丝绒蛋糕。

  维克多忍不住将头埋在海涅的颈窝处,轻轻叼住肩膀处的皮肤。

  “怎么,想学以人类为食的恶魔,你这人类要以恶魔为食吗?”

  冷淡的语气让维克多松开了口,他看着海涅肩上的牙印满意地笑了一下:“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还有还有一杯红茶搭配,因为蛋糕太甜了。”

  “吃饱了?那到我了。”恢复了许些力气的海涅抬起手抓住维克多的衣领,将他往下拉,“你知道吗,古兰兹来赫的王子大人?恶魔要生存下去,不只靠吃甜言蜜语的。”

  “那还要什么?”维克多体贴地低下头,双方的距离被拉近,彼此的眸子中倒映着对方的身影。

  海涅拉住维克多的手贴上自己的胸膛,“你很烫,而我很冷。”

  面无表情地,海涅伸手揽住了维克多的头。金色的长发被弄乱后披散下来,遮住了相互的表情。

  “我要你的温度。”

 

  ——END

  这算什么……独轮车吗?

  分分钟翻给你看。

评论(8)
热度(100)

© 龙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