擅长冷嘲热讽。



浪漫主义者,是个长情的人,但不恋旧。

【胜出】余烬时(上)

*粗体的地方是死神卷首语。

*来自死神厨的胜出解读。


 

  一旦生下来,就等同死亡。 


  绿谷回到住宅后将战斗装备仔细地清理了一遍。实际上装备刚从柜子里拿出来,根本就不脏,但清理装备是他的日常任务。

  或者说,救命稻草。

  他年岁不低了,Onefor all的下任继承人也已是独当一面的大英雄。多年的战斗在他身上留下无数伤疤,这些刻印在绿谷失去个性后为他带来了各种副作用。

  疼痛一直持续着。天气好的时候绿谷会出去溜达一下,阳光照在皮肤上热度会转化为炙痛,逼着他躲进阴影里。雨天的时候更难耐,骨髓仿佛被抽干,疼痛变为具现化的概念从身体内部透出来,又像荆棘一般将绿谷锁紧,刺扎进皮肤里。

  过度运动的人普遍短寿。超负荷的运动加重了内脏的负担,这使他们看起来结实,却老损地比任何人都快。绿谷就属于这类人。

  所幸他仍旧顶着一张娃娃脸,这是他尚且年轻的唯一证明。

  他坚持锻炼,但不抱希望。



  人们之所以能怀抱希望,是因为他们看不见死亡。

  SA告诉他死期就在今年。


 

  死亡乍一听是个值得悲伤的消息,绿谷却不曾感伤。

  得到One for all、战胜所有敌人、成为NO.1的英雄木偶、被树立为新的[和平的象征],他做到了,也满足了。出于自尊心作祟,绿谷并不愿意被他人看到自己的软弱,因此选了个偏僻的小镇作为一生的终结点。如今知道他行踪的也就只有丽日和饭田两人。

  绿谷时常回忆起学院的生活,第一个想起来的人总是丽日同学,然后是饭田、轰、蛙吹……最后留在脑海里的,总是同一个人。

  爆豪胜己。

  两个人针锋相对地过了许多年,现在想起当初的傻瓜举动还是忍不住发笑。同时,心中一阵阵发苦。

  最阻止幸福的,莫过于对幸福的回忆。

  在雄英度过的高中三年,他很幸福。


 

  独居的日子异常地难熬,不过这种生活也过不久了。眼前闪过的回忆越来越多,身体越来越差,上楼也愈发吃力。绿谷索性窝在家里,每天靠着外卖维生。他没事就上网,首页常被他的青梅竹马占据。如今爆豪取代他成为了NO.1的英雄,就连绿谷的继承人都稍逊他一筹。

  “真不愧是小胜呢。你的话,无论面对怎样的难关都会胜利的吧?”绿谷微笑着伸出手,指尖贴上屏幕里爆豪的脸,“能像你那样就好了,能战胜死亡就好了。”

  我好羡慕你,爆豪胜己。

  我好憧憬你,爆豪胜己。

  苦涩的味道在喉咙间蔓延,鼻尖发酸,心里塞得发涨,喉咙被梗塞住。无论做什么都很难受,泪却轻而易举地流了下来。

  身体不曾停下损坏,内脏也在加速老化。现代医学手段可以延长绿谷的生命,痛苦却无法规避。英雄也会怕疼的,何况他现在不是英雄。

  死期不远了。


 

  这一天终于到了,绿谷想。

  他给自己洗了个澡,擦干头发后躺在床上,将被子盖得整整齐齐,安静地闭上眼。

  死前闪现的回忆中全都是爆豪胜己。绿谷倏地睁开眼,泪水在眼角汇聚成型。

  “睡不着啊,小胜。明明最不该梦到你才对……”


  我们彼此吸引

  如水滴,如行星

  我们互相排斥

  如磁铁,如肤色

 

  而我此刻却是如此思念你。

 

  你这个时候应该还在忙碌吧,在别人的赞叹下神采飞扬,每一个眼神都充满了骄傲。

  小胜,当我死亡的消息传到你耳里,你会悲伤和难过吗?在未来的日子里,你会思念我吗?

  说起来,明明一想起小胜就生气,讨厌小胜的不得了,现在脑子里却塞满了小胜的优点。 

  绿谷脑内浮现出许多他难以说出口的话。

  我想陪你度过所有人生啊,小胜。

  

  如果我是那雨滴的话……

  那么,我能够像把不曾交会的

  天空与大地连接起来那样……

  把某人的心串联起来吗

  

  小胜,葬礼的时候你会来见我吗?

  眼皮逐渐承受不住自身的重量,开始一寸一寸往下搭。泪水从眼眶中被挤出,落在枕头上晕染成深色。什么都感受不到了,一片漆黑中,他却依稀听见了爆炸声。

  “喂,废久。快醒醒,你小子别想再睡了。”  
  他感觉自己坠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深深刺入我心中的那个声音,像是久久不息的欢呼声。

 

  ——TBC

  欢呼声是指绿谷死前想见爆豪最后一面,听见爆豪的声音后内心雀跃。

  大概是OOC。毕竟绿谷在我眼中是连死亡都能击溃,创造奇迹的英雄。但仔细想想,英雄实际上是无法规避死亡的。如果能选择一种自己更喜欢的死法,不拖累任何人,反倒是一种幸福吧。

  

评论(5)
热度(24)

© 龙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