擅长冷嘲热讽。



浪漫主义者,是个长情的人,但不恋旧。

【胜出】余烬时(下)

*粗体部分是死神卷首语

余烬时(上):http://alcuinsnufkin.lofter.com/post/1e48ec2b_10854e9e


  像血液一样鲜红

  像骨头一样雪白

  像孤独一样鲜红

  像沉默那样雪白

  像野兽神经那样鲜红

  像神的心脏一般雪白

  像溶解的憎恶一般鲜红

  像冰冻的感叹一样雪白

  像吞噬夜晚的影子那样鲜红

  像射穿月亮的叹息那样雪白

  雪白光辉 鲜红散尽

 

  鼻尖传来了消毒水的味道,绿谷睁开眼时发现自己正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他勾了勾手指,恢复知觉的神经末梢传来异样的触感,低下头就看见爆豪正靠着自己的左手在睡觉。

  “那个……小胜?这样睡会着凉的……”绿谷掀开身上的被子打算给爆豪盖上,没想到手却突然被一把反握住。

  “哈?废久你还有脸说我?差点一觉睡死过去就很好是吧!”

  “你没睡着啊小胜!”

  绿谷被吓了一跳。爆豪握着绿谷的手,把这个卷发雀斑混蛋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才松手。

  “废久你个滚蛋,竟然敢躲着我?很想死的话就直说,我会送你一程的,用不着你这么麻烦!”

  “那个,小胜……”你看起来比我还不好,眼睛好红……

  “啊?”

  绿谷被自家青梅竹马的气势吓到了,忍不住瑟缩了一下。爆豪看到他的动作后将绿谷人整个按倒在床上,把被子掖得一丝不透才满意的点点头。

  “这样就对了,废物就该有废物的样子,好好修养才是正道。你刚才要说什么来着?”

  “其实也没什么……”绿谷伸手拉住爆豪的衣角,剔透的眸子中透出笑意:“就是觉得,你来了真好啊。”

  爆豪突然低声骂了句“混账废久”,然后牵住了绿谷的手。

  “干嘛啊,怎么又骂我……小胜每次都这么过分。”绿谷委屈道。

  “都怪你,我刚才心脏漏跳了一拍!”

 

  绿谷醒来后做了个全身检查,结果很快就出来了。

  “大约还有一周。”医生对着两人说,“即使当时救了下来,实际上也没有多少日子了。去做点该做的事情吧,趁着还有时间。至于英雄人偶和英雄爆杀卿的故事,我会让其他人保密的。”

  出乎绿谷意料,爆豪并没有多激动。向来冲动的黄毛此刻紧紧地搂住了绿谷,将脖子架在对方的肩膀上,叹了口气。

  “废久……我们去约会吧。”

 

  他们约会了整整五天,从最差劲的恋人变成了最亲密的爱人。

  也不知道是不是回光返照,绿谷的身体状态出奇地好。电影院、游戏厅、超市,这座城市几乎被他们逛了个遍。但更多的时候,两个人选择呆在绿谷的住所,将买回来的东西一个个拆封,堆满整个家。

  “小胜。”绿谷躺在沙发上和爆豪腻歪着,“我想要个特殊点的礼物。”

  “废久你有话直说。”

  “我们现在算是恋人吧?恋人彼此的礼物你已经送了一屋子,我想要属于伴侣之间的礼物。要不要,我们去买对戒指之类的……”说到后面,他的语气越来越弱,也不敢直视爆豪的双眼。

  “什么啊,就这点事?废久你可真蠢,戒指我早就准备好了。”

  爆豪从口袋中掏出一个紫丝绒的盒子,打开后里面躺着两只对戒。戒指设计的很朴素,从外面看上去只是普通的指环。大的内圈刻着绿谷的名字,小的刻着爆豪的名字。爆豪挑出小的那只为绿谷带上,这几个月内绿谷瘦了不少,戒指带上后还有不小的空隙。

  绿谷摸上戒指感叹道:“大了。”

  “笨蛋,是你太瘦了。买的时候可是刚刚好。”

  爆豪转头,发现绿谷正用着调侃的表情看他,“这样说来,小胜你什么时候买的这对戒指?也太早了吧。”

  “嘛……”他不自然地扭过头,“也就大概五年前吧。”

 

  说来也怪,回到家后的绿谷有时会一个人照镜子,露出悲戚而又幸福的表情。

  “喂,废久,你没事对着镜子干嘛,自恋吗?想看帅哥的话直接转头看我就行了,我会大大方方地给你观赏的。”

  “这个嘛……”绿谷转过头比了个手势,“暂时保密。”

 

  我只是在练习

  怎样与你道别

 

  第六天的夜里他们去了海边。当下正值秋季,夜晚的海岸温度很低,两个人却都只穿一件衬衫就坐在了长椅上。

  “秋天的夜空也很美啊,小胜。”

  空中布满了银色的星辰,月亮为两个人镀上了一层蓝色的柔光。

  海浪起起伏伏拍打着岩石,耳边尽是浩荡的喧嚣声。这里的水汽很足,气温也更低些。寒冷使绿谷朝爆豪身旁靠了靠。霸道的青梅竹马张开双臂,一把将这个光长脑子不长个子的家伙抱进怀里。

  “小胜好暖和……”绿谷抬起头,晶莹的绿眸与爆豪的红眼视线相交:“我一定是为了好好死一次才醒来。”

  “闭嘴,废久你个蠢货。没有老子的允许不许说丧气话。”

  爆豪揽紧了绿谷,对方悲哀的微笑令他窒息。

 

  你的影子就像是

  毫无目的的的毒针一般

  将我的去路缝死

  你的光芒就像是

  轻柔地打在水塔的雷一般

  断绝了我的生命之源

 

  “小胜,你就不能好好的叫我一次吗?总是废久废久的,虽然已经习惯了,可听起来还是很伤人啊。”

  “出久。”

  绿谷很轻地“嗯”了一声后闭上眼睛,没再搭理爆豪的话。

  “绿谷、出久——”爆豪低下头将脸埋在对方的颈间,肩膀颤抖的厉害。他咬牙切齿、怨恨地说出了心底最深的一句话:“我在这个世界上最讨厌的就是你。”

  怀里的人一直没有回答,却听到爆炸声在海边骤起。

 

  于遥不可及的獠牙上点燃火焰

  是避免看见那些星星……

  也是为了避免发出撕心的狂叫……


  ——END

  以死神厨的方式解读了小英雄。

  退步了。

评论(2)
热度(34)

© 龙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