擅长冷嘲热讽。



浪漫主义者,是个长情的人,但不恋旧。

【维勇】那个MASTER搞什么鬼!

【①圣杯战争paro】 

【②专业OOC】

【③一年前发过的文章,但没能写完。说实话那段时间非常厌恶自己的文字,如今终于振作起来。续写的时候发现与其跟着一年前的思路磕磕绊绊,还不如干脆删了重写。关于之前评论提出的疑问,会根据剧情在文后进行解释。】



    -240:00:00


  根据神秘学的说法,这个世界的外侧存在着次元论顶点的力。

  作为所有事情发生的起源坐标,那是所有魔术师的夙愿。

  ——根源之涡,即从万物初始到终焉,记录一切,创造一切的神之座。为了达到根源的尝试,从两百年前就开始了。通过互相提供秘传的法术,御三家的魔术师们终于让被称为万能之釜的圣杯再现。

  但是,圣杯只能实现一个人的愿望,于是这场仪式最终变为了血腥的、互相残杀的斗争形式。同时,不知道是谁将本该保密的圣杯战争的存在公之于众。基于两百年前的第一次圣杯战争,世界各地的魔术组织也开始效仿这一仪式。

  这就是亚种圣杯战争的由来。

  每当圣杯被召唤,就会选拔具有掌握圣杯权限的魔术师,将庞大的魔力的一部份分给他们,使之具有召唤被称为Servant的英灵的能力。毫无疑问,这也是战争的一部分,只有活到最后的人才有资格获得圣杯。但由于术式差异,亚种圣杯战争并没有七名Servant参战,小到两骑,多至五骑。这次长谷町的圣杯战争,正是具有最大规模的亚种圣杯战争。

 


    -209:00:00


  “宣告:本次圣杯战争已确认四名Servant召唤成功。分别为Saber,Lancer,Archer,Berserker,剩余职介为Assassin。”魔术弹幕从冰之城堡的上端发射,身处长谷町的魔术师都感受到了这股魔术脉冲。

  维克托收到消息后若有所思地挑了挑眉:

  “嗯,剩余Assassin吗……正好。”身处于长谷町视野最好的一家店,他悠闲地观察着这个小镇的姿态。

  不对劲。虽然说不出是什么问题,但维克托隐隐约约地觉得这次圣杯战争会对他产生不小的影响。

  说来的确奇怪,长谷町这个地方,要灵脉没灵脉,要信仰没信仰,实际上根本就不适合召开圣杯战争。

  但事实就是,连圣堂教会都不屑建造分布的地方近日内却出现了大量的魔力反应。现场调查的数据显示是准备就绪的圣杯召唤仪式。换而言之,以长谷町为中心,周围城镇为主战场的圣杯战争将不日召开。

  维克托来到长谷町纯属意外,他只是偶然在旅游杂志上看到了这个地方,一时兴起就跑了过来。他一下飞机手上就多了三划令咒,想抽身都难,看来这次的圣杯对他抱有相当大的期待。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魔术的能力,维克托在参加圣杯战争上却有着他人无法比拟的优势。

 算上这次,魔术师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共参加了六次圣杯战争。前五场的圣杯战争中,维克托无一例外地成为了最后赢家,却因为种种原因与圣杯失之交臂。这次,他对圣杯势在必得。

  “从来都没试过召唤Assassin呢,既然用什么Servant都一样的话,索性召唤个让人心情愉悦的吧。”维克托站起身,走到账台前结了帐。

  想召出心仪的从者就需要相应的圣遗物,只是来长谷町观光的维克托自然什么都没有准备。他决定脱离实体圣遗物进行召唤,又或者说,使用精神媒介召唤Servant。

  “总而言之,得先选个好地方才行。”

  来长谷町休闲的人不少,却鲜有外国的访者。但此刻任何景色都吸引不了维克托,他的目标是不远处的长谷津城堡。圣杯带来了其他的异变,城堡下方出现了一条新的灵脉,正是召唤从者的绝佳场所。可惜那里已经被圣堂教会当做了暂时据点,为了给失去Servant的Master提供庇护,附近两百米都被划为了停战区。没有特殊许可任何Master都不得接近,监视都不被允许。

  前提是没遇上他维克托。

  “好想去长谷津城堡看看啊……听说是忍者风格来着。”这么说着,魔术师却抬腿走向了截然相反的方向,“先去放个行李吧。”

  预订的旅馆叫做乌托邦,是离长谷津城堡最近的一家。维克托在房间和旅馆附近布下了数十层结界以隔绝魔术的痕迹,并且对所有服务生和在住的客人都下了暗示,在这两周内,他们将彻底无视维克托的任何举动。

  做完这一切,之前联系的家伙也终于传来了消息。

  日式的榻榻米上,摆着一台与环境格格不入的轻巧的手提电脑。随着时代的进步,不少魔术师也开始使用这种第三次科技革命带来的便利产物。尽管如此,在绝大多数魔术师的眼里,电子设备是他们全然无法理解并且抗拒的物品。维克托同样不清楚计算机的制作原理,在他看来,这类科技黑箱只要能够稳定发挥功能就足够了,并不需要掌握所有结构。他坐在自己的房间里打开电脑,邮箱里是长谷津城堡的建筑设计图。

  “看起来不错,没想到长谷津城堡竟然还有个地下室。”

  魔力并非实体物质,具体形容起来要更接近气体,宽广而开阔的环境会使得魔力难以保存,不利于术式的展开。 

  因此,尽管魔术师对于工房的陈设有着不同的偏好,但却有一点共同。魔术工房,必须能够很好的储存魔力。

  ——比如地下室。


 

    -205:06:12


  圣堂教会目前不欢迎任何一名Master进入,但魔术师本身便是探索禁忌的的生物,更何况维克托还是其中的翘楚。为了确保最优的召唤地点,他并不打算规规矩矩地听从命令。

  借个地方召唤而已,这事他可熟练了,保证不会被抓到。再者,他大名鼎鼎的尼基福罗夫使用了圣堂教会的地下室,神父们应该开心才是。维克托这么想。

  冰上城堡的地下室中,维克托正进行着最后的准备工作。仔细检查过用水银绘制的图案没有任何歪扭、斑驳的地方,维克托向后退一步,站在了召唤阵的正前方。圣杯系统承担了召唤的主体,Master们需要做的其实很少,剩下的事情只剩吟诵召唤词了。 

  “满盈吧,满盈吧,满盈吧,满盈吧,满盈吧

 

     周而复始,其次为五 

 

     然,满盈之时便是废弃之机。”

 

  他伸出双手,上面的令咒微微发亮,手上也传来一阵炙热的刺痛。魔术师打开了体内的开关,全魔术回路活性化所带来的恶寒感和神经痉挛的痛楚使他咬紧了牙关。 

  只要是魔术师都无法逃避魔术回路循环蠕动的痛苦,伴随这份痛苦的正是对于魔术师的考验,一旦失败连命也要丧失。


  “宣告,汝之身托吾麾下;吾之命运附汝剑上

 

     应圣杯之召,若愿顺此意志、此义理的话就回应吧。”

 

  这些不过是开胃菜。紧接着,体内储存的魔力被迅速抽走,失去了魔力的魔术回路暴动着和神经搅和到了一起,无力感占据全身,使得疼痛更加尖锐刺骨。维克托一边咬紧牙关,一边继续咏唱咒语。

 

  “在此起誓 

 

     吾愿成就世间一切之善

 

     吾愿诛尽世间一切之恶行

 

     汝为身缠三大言灵之七天,来自于抑止之轮、天秤之守护者!”

 

  视野消失了。

  背上刻着的尼基福罗夫家世代相传的魔术刻印,为了援助维克托而开始了独立的吟唱。维克托的心脏,在脱离他个人意志的次元内急速跳动,宛若疾钟。

  “哈……哈……不对……”只是召唤个Assassin而已,不应该这么痛苦。这样的需求量,比魔力消耗最剧烈的Berserker还要庞大。

  血液在沸腾,魔力的储备即将见底,在维克托的魔力只剩最后一丝时,召唤阵终于有了反应。

  那是灵长类的意志所汇聚的光辉,是星球所聚集的璀璨本身,内里连接着所有魔术师的终极祈愿——

  根源。

  魔术阵中回路与非人世间的场所联系起来了。由彼方而来,原本身为人类却已经脱离人类之域,被提拔到精灵之属——由梦想所编制的英灵,降临到了大地上。

  “我这到底是召唤出了一个怎样的怪物啊……”

  魔力的抽取停下了,虚脱的维克托苦笑着跪了下去,却被一只手扶住了。

  他看向召唤阵的中心,那里并没有Servant的身影,倒是他面前多了个穿着西装的年轻人。

  这个人是什么时候出现的,维克托根本无从察觉。年轻人扶住他后松开手,向后撤了一步。

  “恕我冒昧。”他向维克托行了个漂亮的鞠躬礼,然后站直身体看向维克托。 

  “Servant Assassin,遵从召唤前来。初次见面,您就是我的Master吧,今后还请多多指教。”

  “Wow……”维克托忍不住赞叹。

  年轻人的面孔并非绝顶好看,却也担得起英俊这两个字。值得一提的是他的眼睛,明明是清纯的杏眼,却透着诱惑的味道。

  看来是有魅惑的能力。

  ——TBC

  

  备注:关于Assassin的召唤词:实际上Assassin与Berserker都有特定的召唤词,但至今官方尚未给出Assassin的召唤词。文中Assassin为最后召唤,因此不需要特定召唤词也可召唤出Assassin。

  对不起!不是冰上城堡时候长谷津城堡!!!感谢评论妹子提醒!!!(土下座)

评论(12)
热度(86)

© 龙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