擅长冷嘲热讽。



浪漫主义者,是个长情的人,但不恋旧。

【轰出】With Dance

*双盗贼设定


  

  “绿谷。”


  轰在门前叫住出久,后者刚转过身就被轰扯住了领带。


  “你的领带又没系好。”他伸出手,出久那糟糕的咸干菜领结被拆开,化作两段柔顺的布条,它们在轰的指尖像蛇一样弯曲缠绕,打成一个漂亮的温莎结。


  这只是场私人性质的聚会,轰和绿谷却打扮得极其隆重。他们出门前为自己换上了最昂贵的礼服,按照对方的喜好装饰自己,仿佛他们即将参加一场婚礼,并作为主角站上教堂的宣讲台进行宣誓。


  可惜绿谷还是没能打好他的领带,他歉意地笑笑:“抱歉啊,轰君,结果还是要麻烦你。”


  轰看了他一眼,伸出手理了理绿谷的头发:“这没什么的,我们可是搭档。不过这次我们都得注意些,任务比往常的都难。”


  他们走进大厅,几位侍者迎了上来。轰掏出怀中的请柬给侍者,虽然不是真的,但绿谷仿造的物品向来与真货无异。


  两个盗贼堂堂正正地踏入了富丽堂皇的宴会厅,本该躲藏在阴影中的他们却站在绚烂的灯光下,水晶的摆设映衬着两人的姿容,此刻他们存在感比任何动人的佳丽都要鲜明。所有的人都注视着他们,绿谷和轰已然成为众人的焦点。受到这般礼遇,性格腼腆的绿谷却反倒更为镇静。


  “来支舞吗,轰君?”绿谷伸出手邀请,轰当不会拒绝。他搭上绿谷的手,两人指尖相触、视线交会,室内的温度不高不低,他们之间的气温却攀升的很快,刚像壁炉中白蜡木闪烁的火光那般温存,很快又变成了燃烧中的松木一样惑人。


  “机会难得,我想跳男步。”轰这么说道,随后绿谷的手搭上他的腰,这是默许的意思。


  舞池设计得极为时尚,两位打扮典雅的男士完美地攻略了它。他们的组合或许有些奇怪,却比在场的所有舞者都要契合且养眼。


  他们旋转着划出舞步,从舞池的边缘踱到中央,再慢悠悠地荡到其他地方。


  还剩十秒的时候,他们站在香槟旁。


  他们各自取走一杯香槟,致敬、干杯,然后一饮而尽。这是还剩八秒的故事。


  清脆的声音响起,高脚杯碎在地上,灯突然熄灭,舞厅陷入一片黑暗。

  

  时间还剩一秒,他们消失了。


 

 


  轰站在倒数第二层防卫系统前,这是随机扫描的激光阵,委实不好解决。他们对供电系统做了手脚,在宴会厅停电的时候溜了出来。绿谷的入侵手段非常有效,替他们解决了大部分电力的防卫系统。但对方并不轻敌,在每个角落都放置了安保人员。即使如此,还是被绿谷和轰一路扫荡到了终点站。


  随机激光扫描,是轰擅长对付的家伙。绿谷并不善于应付这类机关,他的预判能力和记忆能力很强,如果激光的扫描拥有一定规律,他就能够避闪开所有射线,可惜机关的方向是随机的,显然不可能进行背板。


  激光的彼方有个玻璃柜,那里面是他们的目标。不出意外的话,柜子还有一层高难度的加密安保措施,这于轰有些难度,但对绿谷来说却是小菜一碟。


  他们得两个人一起通过这道机关。


  绿谷停住了,这方面他是苦手。轰看出了他的为难,扯过人带入怀中。他为绿谷的左耳带上蓝牙耳机,另一只耳机留给自己。


  “听节奏,跟着我就好。”




  他们踏入激光的空隙之中,一如他们踏入时尚的舞池。交叉步、踢腿、旋转、跳跃,他们的姿势激烈得像要参加一场角斗,却刻意将脸错开不看队友的表情。


  一曲探戈完毕,他们站在了玻璃柜的前面。那里面是一双对戒,顶端镶嵌着华贵的蓝宝石,这是曾属于某位国王的收藏。密码破解的很快,漂亮的戒指大大方方地在两人面前自我展示着。


  “这次的任务是我委托的。”轰拿出戒指,为绿谷带上:“之前看这枚戒指的资料时,我就觉得它很适合你。这是送给我们的订婚礼物,你愿意为我带上吗,出久?”


  绿谷小心地替他带上稍大的戒指,反问道:“为什么不?你都愿意每次为我打领结了。”


  当晚他们以一曲探戈攻略了最难的防卫系统,又花了数个小时边跑路边思考去哪里结婚,直到黎明他们也没商量出个结果,两个人坐在河岸看着来来往往的商船,然后打起了啵。


  

  ——END


  病了,床上躺了两天,然后被饿醒了。

  原梗是我想写“他们以一曲探戈攻略了整个防卫系统。”←觉得这样比较帅,却没有能写的机会。

评论(3)
热度(55)

© 龙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