擅长冷嘲热讽。



浪漫主义者,是个长情的人,但不恋旧。

【轰出】With Dance(后续)

*朋友吐槽他们会被抓的,干脆写了个if世界的后续。

*OOC慎入

正篇:http://alcuinsnufkin.lofter.com/post/1e48ec2b_10d32b87



  轰和绿谷正打着啵,然后就被抓了。


  他们透过警车的玻璃往外看,波光粼粼的河岸与晨曦中懒散的阳光已然不属于他们。很快他们被送到了监狱,犯下的案例太多,先关了再说。


  轰四处嗅了嗅,有股令人不爽的味道。他的直觉告诉他,狱警很有可能是个金发榴莲头。


  他猜中了。


  神TM的爆杀王狱警,这分明是他家绿谷的发小兼他的头号情敌爆豪胜己。


  轰的心中一百头绿绵羊闪过,可他面上不动声色。爆豪不认识轰,但他就是看这个阴阳脸不爽,迷之不爽,仿佛看见了一百个废久在面前晃悠。


  轰和爆豪相看两生厌,眼神中仿佛要擦出光怪陆离的火花。但爆豪忍住了打轰一顿的想法,直到轰主动挑起话题。


  “狱警先生,你看见那边的小可爱了吗?他是我的东西,别动他。”轰的手被锁住了,他用下巴点了点绿谷的位置。


  “废久?老子不是你,我TM不是gay 。”


  轰被他噎了一下,然后慢悠悠地道:


“我曾经也这么觉得。”语毕他又幽幽地看向爆豪,表情像在说“其实我知道你早已沦陷”。


  爆豪觉得对方在放屁,他揪起轰的衣服抡了这个阴阳脸一拳,随后被广播叫出了房间。揍了人的爆豪走在路上,感觉有哪里不对劲。他一摸腰上挂着的钥匙,干,果然少了一串。


  轰和绿谷当然是跑了,他们给爆豪的口袋里留下了一张白纸,上面写着邀请函三个字。


  “轰君,你说小胜会来我们的婚礼吗?那张临时画的请柬是不是太随意了。”


  此时正值午后,草色有些暗淡,阳光很懒散地拉长了路杆的影子。轰开着车,他挑了挑眉,一脸微妙的表情。


  他压根没给爆豪写邀请函,纸上只有一句话。


  “你这个月肯定没奖金。”


  某种木头的味道从通风口弥散开来,太阳不大,光线温和的撒下来,给两个人的脸镀上层柔和的光晕。


  他们没有打啵,轰听着绿谷的声音开着车,在想今晚去哪吃才好。


  ——END

  这么强的盗贼被抓,怕不是为了见某人幼驯染一面。

评论(1)
热度(26)

© 龙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