擅长冷嘲热讽。



浪漫主义者,是个长情的人,但不恋旧。

【维勇】那个Master搞什么鬼!(2)

*圣杯战争paro



 

    -204:55:36


  维克托先前在乌托邦要了两份盖饭,用于召唤后补充能量。他刚打开餐盒盖子,还没来得及感叹,Assassin反倒先说起了话:“这是炸猪排盖饭吗,Master。”


  明摆着的事。


  “告诉我你的真名,然后这份就归你了。”维克托向Assassin的方向推出一份盖饭,他的确很饿,但一份足矣。


  “胜生勇利。”Assassin微微勾动嘴角,扯出一个勉强的微笑,显然是不想多谈他的经历。


  “日本的?看样子我还以为你是属于韩国或者中国的英灵。”维克托耸耸肩。


  两个人坐在地上解决就餐,彼此沉默,互不交流。维克托不擅长对付亚裔人,如果可以的话他想召唤个东欧的从者,能和他一起喝着伏特加撩着妹的那种。


 这个Servant给人的印象相差太大了,刚才气场全开的家伙和现在面前这只兔子,明明发型和着装都没有改变,气质却判若两人,只是吸引人的特质仍旧没有改变。也许是魅惑的作用,又或者是别的什么保有技能,总之维克托很难把视线从这个Servant的身上移开。


  他吃东西的样子可真有点可爱啊。维克托想。


  进食完毕,体力到了极限的魔术师向Assassin下达了守护他的指令,就向后一靠沉沉睡了过去。


  勇利主动收拾好地上的垃圾,他闭上眼,感受着空气中不寻常的魔力波动。


  有到访者,而且还是同为Servant的存在。


  他起身走到维克托旁,蹲下来摸了摸银色的头发,给他施了个消除梦境的魔术。


  “但愿你梦不到我,维克托。”语毕,Assassin切成灵体,向着感受到魔力波动的区域移动。




  躲过圣堂教会的人员,Archer也进入了长谷津城堡。他受Master的委任来探查地下室,看来有人和维克托想法相似,都想利用好这块资源。




  站在地下室的入口,他嗅到了一丝甜腻却危险的气息,这是暗杀者在引诱着他的目标。一阵轻柔的风拂过,Archer迅速偏过头,脸侧却仍被划出了口子。偷袭者一击不得,并没有当即显出身形。来袭者并没有给Archer反应的时间,他迅速掉转方向,展开了新一轮进攻。


  Archer本能地用弓去截对方的动作,与隐匿在暗处的对手作战使Archer的身上多了不少伤口,所幸,他很快掌握了Assassin的行动轨迹。


  他抬手一连射出数十只箭,威力不强,却足以干扰对方的动作,并趁机拉开了距离。同时,Assassin也终于现出身影。


  要知道,最能发挥弓兵实力的从来都不是近身战。


  Archer的指尖凭空凝聚出一支黑色的箭。那是由纯粹的魔力交织而成的森冷铁箭,是受到神明庇佑的英雄象征。


  Archer不是别人,正是韩国民间传说中无数弓箭手憧憬的李承吉。野史中记载了不少关于李承吉的故事,但史书上却并就没有他的名字。他身为游侠四处漂泊,其弓矢可以跨越城镇,直至将敌人的性命夺走。他并非主动挑起事端之人,而是亲手消灭纷争之人,正因如此,他极受人民爱戴。


  此刻,韩国的英雄瞄准了Assasssin,却并没有立刻攻击。他动了动嘴唇,吐出一串晦涩的词语。


  自主追踪魔术。


  这是他与生俱来的才能,是他战胜敌人的依靠,念出最后一句,李承吉深吸一口气,将弓箭射出。


  说那只是支箭未免有些失真,硬要说的话,洪水猛兽一类的形容到要更为贴切。


  Assassin停下追击的脚步向后跳去,但弓箭并没有如他预想般射入脚下掀起一片地砖,箭尖被强行拧过一个角度,再次寻着Assassin而去。


  无路可退,Assassin伸出右手指着那支箭,黑色的光点在他的指尖成型、发射。


  【Gandr】


  这是北欧的诅咒魔术,鲜有男性使用,它并非攻击类的魔术,但在勇利的手中却气势惊人地如同一架迫击炮。


  黑色的光点与黑色的铁箭相撞,炸裂出绚烂的光华,周围的空气都隐隐有着撕裂的趋势。


  “竟然连韩国的英雄都召出来了,真令人意外。”勇利轻巧地落在远处,李承吉这才有机会仔细观察这名Servant。黑发棕眼,看来也是名亚裔的英灵。Assassin的头发向后梳成背头,将英气的眉眼露了出来,剪裁合体的西装衬得他更为吸引人,Archer却感到哪里不对劲。


  Assassin的手上没有武器,并且他还知道自己的真名。


  “你在想为什么我没拿武器吧。”勇利向他缓步走去。


  李承吉皱了皱眉,他并不喜欢这种被人猜中心声的感觉。


  “你可要看好了,”勇利勾起一个浅笑,他的背后浮现出复数个魔术阵,“我的真正职介。”


  刹那间,李承吉视野便已经被魔弹占据。左右两侧都有攻击,就连上面也被光弹占据。Archer并非没有策应手段,却不适合现在使用,他只能够不停地射出弓箭去抵消勇利的攻击。


  光弹渐渐稀疏,Archer挣脱包围圈看向勇利的位置,空无一人。


  他的心立刻被揪紧,Assassin不在原地,也就意味着——


  “你应该知道我是Assassin。”轻柔的提示音在耳边响起,Archer立刻反应了过来。魔术制成的薄刃离脖颈只有分寸时,Archer伸出左手挡下了这一击。


  血滴在地上,逐渐汇聚成一小滩。


  Archer警惕地后撤,勇利却并没有追击的意思。


  “你还打算战斗吗?就算你的Master能站在这里辅助你,也只不过是多一具尸体罢了。”


  占据着制高点,勇利主动开口说道。他的Master还在休息,考虑到保留实力的问题,双方都不能在这里就展开最后的决斗。


  李承吉望着他,不甘地眯了眯眸子,


  “你是以Assassin和Caster的双重身份被召唤的?”


  “不错,我既是魔术师也是暗杀者。地下室是我暂时的魔术工房,你要进去吗,Archer?”


  Archer读出了言下之意,对方的Master恐怕还在地下室里,此时硬闯魔术师的工房显然不是个明智的选择。对方既然知道他的真名,也极有可能明白他的御主所在,以此来场一换一的对战,显然是场不划算的赌博。他沉默了,勇利清楚这是自己的胜利。


  “我输了。”Archer扬声道,这场胜负的结局是暂时的,他迟早会扳回来。


  正当Archer准备灵体化撤走的时候,勇利叫住了他。


  “稍等一下,Archer。”勇利地冲进地下室提了个塑料袋出来。李承吉根据圣杯赋予的常识认出了那是装外卖的袋子。


  “干什么?”Archer有些疑惑。


  “帮忙丢个垃圾,谢谢。”我要在这里守Master。


  那个Master在搞什么鬼?李承吉在内心吐槽道。

  

  他当度假吗?



  ——TBC

  备注:

  双重召唤:是指Servant以双重职介现身。如FA中的赛米拉米斯,就以Assassin与Caster的双重身份现身。至于所谓的职介克制,是仅限于手游FGO的设定,FZ、FSN、FA、FSF、FP等许多其他作品中均未提及。

———————————————————————————————

  承吉你没猜错啊,他就是来度假的。

  前段时间病的蛮严重的,落下了很多进度。努力赶上!

评论(10)
热度(81)

© 龙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