擅长冷嘲热讽。



浪漫主义者,是个长情的人,但不恋旧。

【维勇】那个Master搞什么鬼!(3)

*圣杯战争paro



  -203:42:19


  Archer屈服了。


  他提着Assassin的垃圾迈着矫健的步伐踏向了垃圾桶,英姿飒爽地将手中的东西丢了进去。


  个屁,他那是气的,哪有丢个垃圾跟运动会开幕式一样的道理。


  两名Servant的战斗自然惊动了双方的Master,维克托感受到魔术回路的异常便醒了过来,睁眼就看见刚丢完垃圾后还巡视了一圈才回来的勇利。 


  “Master,”勇利走上前半跪在地上,表情严肃:“我们的战争开始了。”


  他的话仿佛一个开关,使维克托立刻切换了自己的模式,举止不再散漫,神情也变得凛冽。冷静、果断、并且决策出色,这才是圣杯战争五连霸应有的姿态。


  银发的魔术师同样感受到勇利气势上的转变,嘴角勾起漂亮的弧度,一副颇为满意的样子。


  “看来你已经和其中一个Servant交过手了。勇利真是厉害啊,这么轻松就拿下了首胜,先恭喜你。”


  “啊……是的!来者是Archer,试图闯入地下室,但被我击退了。”突然被表扬的勇利显得有些羞涩,甚至是不知所措。


  会因为Master的一句话而脸红,这Servant怕不是暗恋我。维克托想。


  他玩心突起,猛地抱住勇利,如他所料对方的脸变得更红了:“真的很令人惊喜呢,勇利完全超出了我的想象。但是——”他挑起勇利的下巴:“战斗告一段落,到了主从互相交流深入感情的时间了。我通过使魔复查了战斗,你似乎有着Caster的资质啊。能给我讲讲你的故事吗,勇利?”


  Assassin会魔术并非稀事,能够同时得到Caster职介的却相当少,勇利则是其中一员。要么他生前利用魔术来辅助暗杀;要么就是他本职是个魔术师,只是因为某些事件而被安上了暗杀者的头衔。


  然而,强大如勇利的英灵,无一例外的都会在历史上留下痕迹。可无论正史也好,野谈也罢,维克托却没有在任何地方见过或听过“胜生勇利”这个名字,因此他判断勇利被召唤出来只有两种可能。


  作为未来的英灵而被召唤;或是作为守护者而被召唤。


  而这恰是勇利最不愿提及的部分。


  维克托过于亲密的举动他非常不习惯,便下意识地推开对方拉开了距离。


  尴尬在空气中蔓延。于维克托而言,拉近与他人的距离并非难事,面对勇利他却拿不准分寸。


  日本英灵都这么难搞的吗?。


  况且,他认为胜生勇利是一个需要他细心对待的家伙,无论勇利是英灵与否。魔术师面对危险特有的直觉告诉他,一旦没有处理好关系,会搭上的可能不只性命。


  按耐住心中的鼓动,勇利深吸一口气主动打破了寂静:


  “Master,您愿意相信我吗?”他明白自己迟早要对维克托亲口讲述“那个故事”,但现在就公布谜底还为之尚早。


  “当然,‘吾之命运附汝剑上’,这话我可是认真的。”维克托眨眨眼,无缘由地,他对这个陌生的Servant抱有极大的信任。


  “那么我能够告诉您的只有一件事,我是生于现代的英灵,但却并不属于这个世界。胜生勇利这个名字,不会出现在任何人的记忆里,还请您绝对、绝对不要探究我的过去。我知道这是极其不合理的要求,但也请您遵从我的意愿。除此之外的一切,我都将满足您的要求。”


  “没问题。”


  “诶?”勇利反倒愣住了,他没想到维克托这么简单就会答应。


  “你不想提起过去,我不会强求你。你所保留的故事,就当做是你首胜的奖励好了,要是被梦到可别怪我。先说好,奖励不是白给的,我都叫你勇利了,你也该叫我维克托才对。”


  身为比任何人都超群的御主,维克托固然冷静而果断,但那绝不是无情。Master对Servant的了解的确可以增强战斗力,但Servant更需要的是来自Master的体谅与信任,这便是羁绊的建立。因此维克托愿意等,直到勇利愿意打开心扉,将最深处的痛楚付诸与他。


  一不小心梦到对方的过去他也没办法,是吧?


  “维克……托?”勇利试探地念出自家Master的名字。略微滞涩的吐字,在练习了几次后变得异常流利。


  “维克托。”他轻声喊道。


  轻巧的齿音,上扬的尾调,以及莫名熟悉的嗓音,这令维克托产生了一种“久违了”的错觉。他猜自己应当见过勇利,并且还相处过很长一段时间。又或者,他们在某个平行世界关系匪浅。不然,他怎么会如此喜欢一个人的声音呢?


  总而言之,他因为勇利叫了他的名字而心跳加速了。


  那并非出自激动或是自豪,细微却又难以说明的情感像是青春期的懵懂,刹那间埋入维克托的内心。


  或许维克托是个自来熟,但与自己的Servant以姓名相称这还是第一次。他很庆幸自己做出了这样的决定,起码他喜欢勇利喊他的名字。


  “勇利,这次的圣杯战争,你打算拿第几名?”维克托挑眉,略带调侃地问到。


  两人视线相交,勇利回以一个自信的微笑。


  “用圣杯当金牌,应该是不错的感受吧Master?”

 

 

    -202:14:22


  长谷町沿海的路上摆有少量长椅。多数时候它们沾满了些灰,几乎没有人来坐。只是海风与阳光相当舒适,冬日也会吸引不少人来这里晒太阳。这些天尤里每个下午都会到这来坐一会儿,今天他身旁多站了个人。


  那是名骑士。


  他身上并没有昂扬的斗志,气势锐利却内敛,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尚未出鞘的宝剑。硬要说的话,大马士革军刀的刚猛才更适合他。光是他身上的气势,便不是普通人能够招架的。


  不错,尤里身旁的并非普通人类,而是召唤而来的Servant。


  即是说,维克托的同门师弟——尤里.普利塞提在长谷町的圣杯战争中,以Saber的Master的身份参战。


  与维克托的英俊不同,尤里容貌精致,很容易招来非分之想。他在俄罗斯的名气不小,虽然是不擅长实战的魔术师但少有人敢来惹他。可惜这里是日本长谷津,多的是看到美人就想去调戏的混混。


  眼下几个小混混将尤里坐着的长椅围了起来,正当尤里准备出手解决他们时Saber却拦在了他身前。


  “Master,请让我出场。”他主动请求道。


  那帮混混不屑地看了他一眼,旋即嘲笑起Saber:“你这是打算英雄救美吗?”


  “不,只是觉得以多欺少不太好。更何况——”奥塔别克意味深长地咧了咧嘴角,扯出个略带痞气的笑容,“Servant也是有自己的表现欲的。” 



  ——TBC

  备注:

  守护者:类似红A的存在。型月世界存在两大抑制力,分别是盖亚与阿赖耶。盖亚侧的英灵是历史上有名的存在,比如大帝。而红A则是阿赖耶侧的英灵,生前是普通人,死后与抑制力定下契约成为类似【清道夫】的存在。(当然这说法有些问题,真的要讲的话太长了,与文章内容也无关,因此简单理解就好。)特例是阿尔托利亚,她生前与阿赖耶定下契约,属于活灵,因此在FZ以及FSN中无法灵体化。

———————————————————————————————

  这么久才更新,抱抱抱抱歉……先感冒后过敏在肠炎真的有点扛不住……这半个月过的我醉生梦死,总算好了点,得加把劲让老维赶紧泡到勇利才行(握拳)


评论(3)
热度(70)

© 龙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