擅长冷嘲热讽。



浪漫主义者,是个长情的人,但不恋旧。

【蓝浦】风不在之地

【时间轴/世界线:(1)衔接瀞灵庭的阴谋之秋,(2)接打完友哈巴赫】
*腐向注意

(1)

  “咖啡……真是不错的东西呢。”蓝染捧着杯子说道。

  “哈哈,是吧,喝习惯了的话还是很美味的,要再来一杯吗?”浦原晃了晃手中的咖啡壶。

  “不用了,我也差不多该走了,已经出来一天了。”

  蓝染站起身,向着门外走去。两人间的分别没有所谓的不舍,惜别的话语和感人的泪水一概没有,当然也不可能有。蓝染和浦原相处时话本来就少,更何况是撕破脸皮后的现在,他们之间的关系一直处于一种尴尬的境地。

  蓝染视浦原为劲敌,浦原当蓝染为恶友;互相欣赏却又彼此敌视,厌恶对方却又保留来往,说的就是他们。但无论说什么两人都必须承认,现在自己面前的家伙,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自己的人。

  “真是怀念啊,真央的时候你我还是同期来着,浦原。”蓝染抬起头看着天空出现的星星感叹道,却换来了浦原带着讽刺的笑。

  “怀念……蓝染先生,你到现在不都是很想杀了我吗?”

  听到这句话,蓝染也没有觉得尴尬,反倒接着感慨:“下次见面,就是死敌了呢。”

  他背后的浦原挑了挑眉,伸出手,压低了帽檐:“啊,的确如此。”

  “我还欠你一杯咖啡,”蓝染向前走了几步,却又突然转身抱住浦原,“等你死了就还上。”

  浦原抬眼,灯光映射着那双灰色的眸子,里面含着许多复杂的、蓝染也看不清的感情:“真的要喝的话,还是酒比较好吧,我会给你坟前供上最好的酒。”

  话已经挑明了,两个人都下定决心要杀了对方。

  这并不是什么很困难的事,对于蓝染而言,杀了浦原就等于清除了他前进道路上很大的一个阻碍。而于浦原,只要杀了蓝染就能保护其他所有人不受伤害。一杀多生,就是这个道理。两个人在最终章相见的时候,必定会无可避免地踏上这条相向的独木桥,而能够走到最后的,只有活下来的那个人。

  但那决不是今天。

  蓝染来现实并非为了杀死浦原,浦原也没有今天就手刃蓝染的打算。他们的相处只有一个作用——将属于蓝染和浦原共同的过去,在这里终结。

  风吹起了两人的衣角,冬天的薄雪打湿了羽织。蓝染看着面前这个他仇视了几百年的人,吐出了终结的话语。

  “再见了,浦原。”

  “再见了,蓝染。”

  浦原紧紧地抱了一下蓝染,随后迅速抽回手,拉开两人间的距离。蓝染转过身,踏入身后刚打开的穿界门。至此,两人间的情分已经彻底斩断。

  蓝染消失后,浦原慢悠悠地走进店里关上了门,以防止冷风再往房间里灌。

  “这风…真是有点大啊。”

 

 

(2)

  曾经有人说过,唯有时间流逝才能让人意识到自己的真心,当所有热血与冲动与青春一同被带走,留下的才是人所真正在意的东西。

  浦原觉得自己终于懂了那句话。

  友哈巴赫死了,黑崎一护成为了救世主,但他在意的不是那个。

  ——蓝染断了一只手。

  身上的毒素还没有彻底清除完毕,浦原就杵着红姬艰难地走到了他身旁,坐下。

  “如何?蓝染先生,断了只手臂的滋味不错吧。”

  “被敌人打得那么惨却还敢来我面前挑衅,我现在就杀了你的话,应该没有怨言吧,浦原。”

  “呀,这可真是——”浦原习惯性地压了压帽檐,“你要是杀了我就麻烦了,我可还不想死呢。”

  两个人突然都沉默了下来。蓝染找的这片地方很安静,没有其他人。他用镜花水月支走了所有人,却唯独没有骗过浦原的眼睛。

  这里没有风,别的杂音也听不见,浦原只听得见他和蓝染彼此的心跳声。

  “起风了。”

  不知道是谁在风中说的这句话,又或者是双方。蓝染想起他和浦原最初相见的时候,也是在一个风大的日子。从那时刻开始他就明白,蓝染惣右介和名为浦原喜助的人定会背道而驰,最终刀刃相向。事实证明他猜对了,他们的确成了敌人,但却由于种种原因没能杀了对方。现在机会来了,他却反倒不想动手了。

  “所以你来找我这个手下败将,是做什么?”

  “说来话长……蓝染先生。”浦原眯了眯眼,舒服地向身后的地上躺去,“这么久不打架,我这把老骨头还真是吃不消啊……”他伸出一根手指,在蓝染的面前晃了晃。

  “总而言之,你还欠我一杯,蓝染先生。”

  “那正好,”蓝染勾了勾嘴角,也躺了下来,“我认识家不错的店。”

  说到底,这两个男人,虽然扬言跟对方势不两立。但无论是谁,终归没有杀死对方的勇气。

 

  他们相遇在风中,最终也归于风中。死神的寿命并非是永久的,再长寿的人也会化为灵子随风而散,更何况浦原和蓝染。所幸他们时间还很长,只是,想要再知晓这属于这两个老男人的青春故事的话,恐怕只有到双亟之下,去听听那里夹杂着刀剑击鸣的风声了。

 

【END】

店长生日快乐!

新的一年也要快乐。

我等着你和蓝染结婚呐。

评论
热度(28)

© 龙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