擅长冷嘲热讽。



浪漫主义者,是个长情的人,但不恋旧。

【维勇】In depth(上)

*维克托人鱼化paro

  雾霭重重,一缕阳光照在格陵兰岛的礁石上。刹那间,得到阳光的生物们像是取回了声音,海岸逐渐喧闹起来。

  水面泛起异样的波澜,海岸线的下方,一个银蓝色的身影在透亮的海水中浮现。按体型看像是人类,但“它”有着人类没有的鱼尾。靠岸时,它强有力的鱼尾在空中划出一个完美的弧形,银蓝色的鳞片晨曦下绚烂而夺目,鳞片上的水珠使整体呈现出一种玉石般温润的质感,有着不可侵犯的异样美感。

  ——那是条人鱼。

  “维克托。”勇利轻声唤道。

  人鱼有些调皮,趁着浮出水面甩了勇利一身水。即使是这般顽劣的行为,也并没有对他的形象造成任何损失。银发蓝眼的人鱼容貌英俊,劲瘦的腰肢和修长的鱼尾充满力量。他是神的收藏品,是力与美的结合。

  习惯了这幅场面的勇利不为所动,他打开身边的桶,里面是条肥硕的三文鱼。勇利抓住鱼的尾巴,把它丢进海里。三文鱼先生最初想逃跑,却还是被维克托抓住,饱餐一顿。

  “dor-ven-na-.”维克托唱出一段很短的旋律。跳跃的发音、修饰的尾音,还有华丽的叹音,这支简短的歌有着自己的含义——“我很喜欢”。

  维克托扒在研究院为了观察人鱼搭建的平台旁,向勇利招手示意对方再靠近些。勇利配合地半蹲,人鱼突然牵住他的一只手,嘴唇凑上去亲了一下。

  “勇利,今晚能陪我吗?”

  人鱼使用歌声交流,他们极少使用不含旋律的纯语言。勇利所在的研究院专门负责收集人鱼的歌声,通过对照音节出现频率逐个翻译出人鱼的词语,再讲人类的语言合成人鱼熟悉的旋律,实现与人鱼的对话。

  在这里呆了大半年,勇利也勉强能够听懂人鱼的歌声了。但是刚才维克托的那句话,明显不属于人鱼语系。一瞬间,胜生勇利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

  “呀——是你太大惊小怪了,勇利。人鱼的发音系统远优于人类,智商也与人类相近,掌握人类的语言是很自然的事情。维克托在我们这呆了半年,按理来说就连脏话都能融通贯汇了。”披集叼着块面包调侃道,“不过我也想和帅气的人鱼王子约会啊,听起来就好浪漫……”

  “也不算是约会啦,只是维克托说有东西想送给我。”勇利坐在披集旁边,想象了一下他和维克托约会的样子,似乎会很不错。

  咽下嘴里的面包,披集突然勾住勇利的脖子:“呐,到底怎样才能和人鱼搞好关系啊,勇利你就没有什么秘籍吗?”

  “这个嘛……”勇利挠了挠下巴了一会,然后半认真半玩笑道:“要是你能像我一样,当着一群鲨鱼的面下水把维克托救走的话,说不定他跟你之间就会像尤里和奥塔别克一样亲密。”

  维克托和鲨鱼战斗是半年前的事情。那时候勇利刚来格陵兰岛没几天,他们设在海面附近的摄像头显示出一条陌生人鱼在和鲨鱼搏斗的景象,这让研究人员们都吓了一跳。人类近几年才开始研究人鱼,当时人类对人鱼所知甚少,多数研究员都认为人鱼的战斗力低下,主要依靠操控声波躲避天敌和捕食。

  但事实证明,人鱼是海洋中的王者,没有任何生物能阻拦他们的进攻。那条被围攻的人鱼相当强势,独自解决了数条鲨鱼。只是他自己也受了不轻的伤,鱼尾被撕咬开了几个大口子,银蓝色的鱼鳞剥落,淡粉色的血液混入海水中,伤口可怕而狰狞。或许是察觉到勇利他们不怀恶意,人鱼并没有反抗他们的靠近。凑近后奥塔别克发现这条银蓝色的人鱼之所以选择迎敌,是为了保护另外一条小人鱼。小人鱼有着淡金色的鱼尾,是奥塔别克负责的对象,名字叫尤里。人鱼的血液吸引了另外一群鲨鱼,奥塔别克只来得及把尤里抱上船进行保护,另一条人鱼为了帮尤里上船,鲨鱼来袭的时被留在了水里。

  银蓝色的人鱼靠在船沿上,他恐怕难逃一死。

  勇利那时不知哪来的勇气,拿起船上的鱼叉刺中了距离最近的一只鲨鱼,接着举起船上的猎枪对准鲨鱼的要害开枪。受到来自枪械的威胁,鲨鱼群暂时放缓了进攻。勇利见势立刻跳下水,趁着这段时间将另一条人鱼送上了船。他登船的时候鲨鱼再次进攻,就在他差点被咬到的时候,鲨鱼游向了船的另一端。

  勇利爬上船才知道是小人鱼咬开了手腕向海里放血。对于鲨鱼而言,没有任何食物能比人鱼更加鲜美,勇利因此获救。

  两条人鱼上岸后直接被送进了手术室。那条银蓝色的人鱼硬要勇利陪同,考虑到他还没有名字,院长雅科夫让勇利给人鱼取名。实际上每条人鱼都有自己的名字,但人类无法发出那种特殊的音节,因此只能用人类的名字来称呼他们。

  “维克托。”勇利握住人鱼的手,看着鱼尾上的伤口被缝合,想起被人鱼击败的鲨鱼:“他是胜利者,理应叫这个名字。”

  这就是维克托名字的由来。

  今晚,勇利穿着潜水服赴约,与维克托一起去见所谓的“礼物”。

  维克托拉住他一同下潜,水下三十米处,有一个非常隐蔽的岩洞,那是维克托的住所。

  岩洞外面什么都没有,但里面却相当漂亮。勇利被维克托带着四处参观,见到了不少有意思的东西,想来都是维克托喜欢的东西。发光的水母、鲜艳的海葵、一窝暴躁的小翻车鱼,还有漂亮的粉珊瑚。

  勇利并不擅长潜水,维克托也没打算在水下呆太长时间。他们回到岸上,两个人坐在平台上,维克托开始讲起了故事。

  有幼年抹香鲸与鲨鱼周旋的故事,也有电鳗与海蛇搏斗的故事。他告诉勇利粉珊瑚虫喜欢有太阳的日子,随着水温升高,珊瑚的颜色会变得很鲜艳。维克托深爱着这片海域,对这里了如指掌,他知道这里发生的一切。最后,他讲了一个人类的故事。

  “那个人类救了一条银蓝色的人鱼,后来人鱼喜欢上了救他的人类。人类的名字叫胜生勇利,他给人鱼取了名字,叫维克托。”

  维克托唱起了一首勇利未曾听过的曲子。舒缓的旋律,柔和的转音,复杂而绮丽的尾音,曲子一直持续了五分多钟。

  “vi-quer-tuo.”维克托执起勇利的手亲了一下,蓝色的眸子深情而真挚:

  “你愿意成为我的伴侣吗,勇利?”

  人鱼的体温偏低,但勇利却感到手上被维克托亲到的地方在发烫。他不由自主地瞥向维克托的嘴,柔软的质感触碰起来很棒,形状也很适合接吻——这点他刚才在水里氧气耗尽时已经体验过了。

  勇利想自己的脸现在肯定又红又烫,他不知道怎么回答,但有一点可以肯定。

  他也喜欢维克托。否则他的心跳不会这么快,心情也不会如此雀跃。最后他用手捂住维克托的眼睛,说了三个字。

  “闭上眼。”

  维克托听话地照做,勇利双手捧住人鱼的脸,对准那双优美唇线勾勒出的区域,亲了下去。

  这里没有暴风雨与迷航夜,也没有痴情的人鱼公主和英俊的人类王子。

  但这里有满天星与无尽海,有名为维克托的人鱼和名为胜生勇利的人类。

  人鱼王子与人类王子相爱的故事,听起来还不错。勇利想。

  ——TBC

  fate先放一阵。暂且专注于人鱼。
 
  海洋的精灵不会成为泡沫,但陆地却无法兼容太多生物。必须有所取舍,希望他们能有个好结局。

评论(6)
热度(128)
  1. 沁绾岚戈龙胆 转载了此文字

© 龙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