擅长冷嘲热讽。



浪漫主义者,是个长情的人,但不恋旧。

【维勇】我劝你先洗洗脑子

*标题这话是我想对维克托说的。
*专业OOC

  婚都订了,剩下的任务就是结婚了。

  维克托一直在思索如何策划一场惊心动魄的求婚仪式,好让他可爱的勇利正式答应跟他结婚。
 

  哪怕是世界上最受欢迎的男人也怕搞不懂自己的小男友而求婚失败,为此他特地请了一周的假,回到了他的祖国——俄罗斯,向他的前辈们讨教一番。

  毛子的做法总是直白而简单,与前辈们坐下刚聊了没多久维克托就基本掌握了求婚的必要元素,惊讶与惊喜。但他几乎跑遍了整个俄罗斯,却仍旧想不到除了金牌有什么东西能让他的小男友感到惊喜。而到了最后一天,他连出门的机会都没有就直接被前辈们摁在了酒馆里灌了个天昏地暗。

  维克托在飞机上还是没能缓过劲来,半醉半醒之间,他突然抖了个机灵,想到了个特别好的主意。
 

  揣着他所谓“perfect的求婚计划”,维克托一下飞机就跑去买了戒指和玫瑰,还买了几支模型枪。
 

  接下来他充分发挥了自己的个人魅力,联系了几个正在日本朋友来帮忙。他拜托一个开车来的朋友顺来了服装,野战服和黑色头套,再加上模型枪,活脱脱的一群伪恐怖分子。
 

  不错,维克托就是准备扮成恐怖分子去劫他家勇利,在人家惊讶的时候再扯开头套单膝跪地来一场深情的告白。

  说一不二,就趁现在开干。
 

  他打了个电话把勇利约了出来,然后埋伏在两人约好的地方,等着人来。

  不到二十分钟勇利就到了他们埋伏的地方。或许是出门太急,他连外套都忘记穿了。看着心上人在日本深秋的夜风中缩着脖子瑟瑟发抖,维克托差点就要冲出去把人往怀里揽。
 

  所幸他亲切的朋友们死命拽着他的衣领,像拉一条脱缰的野狗般把他扯了回来。
 

  不过从真正的归属上来看,该夸维克托一声忠犬。
 

  维克托蹲回了马路牙子旁的草丛里,他打了个手势,示意其他人准备。
 

  直到被枪顶住后脑勺,勇利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他还没来得及对这场抢劫表示惊讶,看起来很像老大的那个家伙就把头套给摘了。

  银发蓝眼,典型的东欧脸,不是维克托是谁。
 

  他一把撸掉面罩,利索地扒掉身上的野战服外套给勇利披上,自己则穿着单薄的衬衫单膝下跪,执起勇利的一只手问:

  “勇利,你愿意嫁给我吗?”
 

  身为战斗种族的一员,比起华丽的言语维克托要更倾向于实际的行动。而他亲爱的勇利回答的比他还言简意赅,斩钉截铁。

   “请容我拒绝。”枪还顶在后脑门呢,勇利被这个情商水准连马卡钦都不如的求婚气得怒极反笑。
 

  虽说勇利身为日本人在生活中要比维克托含蓄得多,但有些时候反倒是勇利更放的开。比如说吐槽。
 

  只见勇利深吸一口气,揪住维克托的领子把他往上提:

   “首先,我是完全不能接受假扮劫匪来求婚这种方式的。我知道维克托在冰场上一直都想让观众们感到惊喜,但现在你面对的不是观众,而是一个将与你相伴一生的人,一个面对你的惊喜迟早会波澜不惊的人。这一套已经行不通了,想想别的办法吧,维克托。”

  被揪住了领口的维克托有些呆滞地看着他,今天的勇利帅气得出乎他的意料。他环顾四周,发现他叫来的朋友们已经不知道躲到什么地方去了,整个场上只剩下他和勇利两个人。

   “那……我该怎么做?”思索了半响,维克托疑惑地看着勇利。对方扯了扯他的领子叫他站了起来,两人一贴近维克托就发现今天勇利的嘴唇意外的湿润,在路灯的润色下流溢着橘色的光泽。那片看起来就很柔软的嘴唇逐渐贴近他,却又在两人即将吻上的前一瞬停下。

  勇利伸出手,揽住了维克托的脖子。他的神情比表演EROS时还要妍丽,他的姿态比绝代的美女更加动人。双唇微启,呼出的气流与另一个人的嘴唇相触,像是不成气候的邀请。恍惚之中,维克托看见了对方眼底狡黠的笑意。
 

“尽你的全力来诱惑我,维克托。”

  END
 

  啊,偏题了。

 

评论(8)
热度(162)

© 龙胆 | Powered by LOFTER